櫻凩

冰蕉/双冰
始春
三山
寒色(歌王子)

poison me

Chapter 7

试剂瓶折射着微冷的白光,映出罗泽苍白而疲倦的脸。
「25个小时了……」罗泽挣扎着抬起眼皮看向墙上的钟。阿斯米还未醒,罗泽也一直没有睡。试验台上堆满了瓶瓶罐罐,但还没有任何一个盛有能唤醒阿斯米的解药。
「维持他呼吸的药已经不剩多少了,再制作又因为其中一样原料仅在冬天能采到,所以……」
毒药公爵叹了口气,像是为了将什么不好的念头从脑海中删去一样地甩了甩头,撑着桌子又站到那些试剂前。
「……没有多少时间了。」罗泽紧锁着眉头,将一只试管中的试剂倒入另一个。

阿斯米靠药物维持的呼吸很微弱很微弱,仰面躺在床上的他安静得如同瓷面娃娃。他的身体被奢华的布料一层层密密实实地盖着,那是罗泽为了延缓他体温下降而为他细心盖好的,但受照顾的骑士对这些已毫无感知。
阿斯米的表情看上去很平静,阂上眼帘的他眼睫毛显得长长的,很温柔,又毫无防备,像惹人怜爱的婴儿的眼。罗泽每次来看他的时候都是那么心痛,他想无时无刻不陪在阿斯米身边,又恨不得全身心埋在试验室里研制解药。
阿斯米的表情一直这么平静,怕是大脑的思考机能停止了;本应使他发烧的免疫系统①似乎也没有运作;他的眼眶热得不行,不知道视力会不会受到影响……
罗泽想到这里,立刻起身奔出门。只有在关门的时候不舍地望了一眼阿斯米的脸,又立即转身前往试验室。


阿斯米觉得自己是从很久的一段冰冻之中苏醒的。很久,很久没有知觉后的苏醒。阿斯米甚至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到了天堂或者地狱这类地方。
自己好像是躺在床上,眼前看到的是华丽的吊灯,身上盖着厚实的被子,手被人紧紧攥着。
阿斯米并没能意识到这些意味着什么,只是本能地动了动手指。
「阿斯米!你醒了吗?」
一张疲惫不堪的面容闯进了视野,带着美丽的绸缎似的暗蓝色,让阿斯米感觉十分安心。
阿斯米眨了眨眼,又缓缓地点了点头。
「告诉我你的名字。」
「嗯……阿斯米特雷·L·欧西尼?」
「那我的名字呢?」
「罗泽•布鲁•波吉亚。」
「眼睛难受吗?」
「还好,有点酸。」
「觉得手脚冰凉吗?」
「有一点点,被你握着的这只还好。」
「还有哪里很难受吗?」
「……好像没有。」
「呼……」罗泽吐了口气,瘫坐在床边。「还好没事……」
阿斯米还有点懵,似乎还在适应清醒这个状态。
「我睡了很久吗?」
「……」
阿斯米慢慢转头去看,才发现罗泽已经趴在床沿睡着了。
肯定是累坏了。先让他好好睡吧。阿斯米这么想着,翻身起来试图将罗泽搬上床。
「唔!?」腰好痛?
那一晚的回忆这才铺天盖地地回到阿斯米的脑海里。他不禁羞红了脸。
竟然是因为这种事昏过去了!?
害羞加快了他的血液循环似的,阿斯米渐渐有了气力,终于吃力地把罗泽拽上床。但这似乎也让他用尽了力气。
窗外初升的太阳刺眼极了,阿斯米又合上了乏乏的眼皮,与罗泽一同陷入了沉睡。

「早上好。」
阿斯米一睁眼,就看见与他面对面一同躺在床上的罗泽笑眯眯地看着他。
「哦……早上好……不要那么看着我啦,」这次阿斯米可是清清楚楚地记着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完全不敢看罗泽的脸,就把脸埋到枕头里去了,「怪恶心的。」阿斯米的声音闷进了枕头里,耳朵尖红了起来。
「你很好看,我喜欢看着你。」罗泽一本正经地说着让人害羞的话,试图把阿斯米的脸从枕头里扒出来。
「谁有你好看。别碰我啦。」阿斯米红着脸,慢慢又把脸转向罗泽。「我……睡了多久。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一天多。」罗泽轻轻地拍了拍阿斯米的头,「你只是体力消耗得太快低血糖了而已,不要紧的。」
被他碰到的阿斯米肩膀跳了一下,吓得赶紧翻到另一侧背对着罗泽,满脸通红地大声说起来,「那个……!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那样了……………………我我我本意并不打算这样做的……!只是……!那个…………」
「没关系的,我不排斥——不如说挺喜欢的。」他身后的罗泽轻笑了起来,「我反而要谢谢你——」
「——你愿意帮助我除掉克拉西克吗。」罗泽的声音突然严肃下来,轻声地询问眼前那位被黑之王杀了父亲的、曾被他当作棋子看待的骑士。「多亏了你,我想到除掉他的方式了。」
……
阿斯米慢慢地转回身,表情也同样严肃起来。
「我愿意与你一同除掉克拉西克。……请不要一个人默默地承担了,让我与你分享这份压力吧。……至少,别再累到昏过去啊。」阿斯米的头越来越低,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哈啊。」罗泽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你这孩子真是……冲我撒娇也是可以的哦?」
阿斯米也微笑起来,「需要撒娇的是你吧。」
「我可是王。」
「我可是骑士。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倾尽全力。」
罗泽微微一笑,盯住阿斯米的眼睛。
「那就……让我舒服一下吧。」罗泽一下跨到阿斯米身上,将他压在身下,用气声在他的耳边讲。语毕,便又吻上了阿斯米的嘴。
「好……的……」罗泽看着身下的阿斯米眼瞳渐渐涣散,理智被毒素剥去,心脏有些刺痛。

①免疫系统:肠壁遇到小蝌蚪(。)会引发免疫反应而引起发烧这就是为啥做完需要清理……当然了显然阿斯米的免疫系统出问题了。(这文从我对生物知识张口就来写到几乎全忘我也是佩服我自己)

TBC

【悲报】
我所有的三山都丢了……写完的没写完的全丢了……妈的我要哭死……为什么我刚发现啊天呐【嚎
总之 阮郎归lof有档wb有档
ntr婶婶的下没了 上中番外lof有档
花开花落之时只有lof的第一章了我真的很想死
还有我曾经三山的那么多脑洞也都丢了 我只记得三个了
……难过死了

天下の花

*禁止任何形式二次上传

天下の花  
天花寺翔(細谷佳正)

永久(とこしえ)に翔(かけ)る花道(はなみち)
刹那(せつな)に放(はな)った情熱(じょうねつ)
絢爛(けんらん)の宵(よい)に信念(おもい)を馳(は)せて
いざ咲(さ)き誇(ほこ)れ
まぶしく天下(てんか)の花(はな)よ

終(お)わりなき今(いま)を選(えら)び
運命(さだめ)を背(せ)負(お)ったら
時代(とき)の疾風(かぜ)も味方(みかた)にすればいい

鈍色(にびいろ)の空(そら)の下(した)で
野望(やぼう)さえ抱(だ)けない
野暮(やぼう)な奴(やつ)は消(き)え失(う)せろ

粋(いき)な十六夜(いざよい)月(つき)が
板(いた)に付(つ)いたなら
胸(むね)の奥(おく)に宿(やど)る…真実(まこと)

幾千(いくせん)の夢幻(ゆめ)のあとさき
無常(むじょう)に灯(とも)った星影(ほしかげ)
憂(う)き世(よ)に死(し)ぬほど生(い)きてやるんだ
心(こころ)深紅(しんく)に
染(そ)め行(ゆ)く天下(てんか)の花(はな)よ

ひとすじの道(みち)を進(すす)む
たかぶった魂(たまし)は
雅(みやび)やかに明日(あす)を描(えが)くだろう

半端者(はんぱもの)の戯(ざ)れ言(こと)に
手(て)を貸(か)す暇(ひま)などない
覚悟(かくご)ナシは出(で)直(なお)しな

鼓動(こどう)揺(ゆ)らすバチの音(ね)
奈落(ならく)に響(ひび)かせ
顔(かお)見世(みせ)が始(はじ)まる
いまが錦(にしき)飾(かざ)る瞬間(そのとき)

目(め)の前(まえ)の叢雲(むらくも)払(はら)い
自(おの)ずから宿命(しゅくめい)掴(つか)む
誰(だれ)にも負(ま)けない嵐(あらし)の如(ごと)く
奇跡(きせき)撩乱(りょうらん)
舞(ま)い跳(と)ぶ天下(てんか)の花(はな)よ

伝統(でんとう)が綴(つず)る足跡(あしあと)
濁(にご)りなき意志(いし)で臨(のぞ)もう
惑(まど)い脱(ぬ)ぎ捨(す)てて立(た)つ晴(は)れ舞台(ぶたい)
さあ巻(ま)き起(お)こせ
激(はげ)しく…

永久(とこしえ)に翔(かけ)る花道(はなみち)
刹那(せつな)に放(はな)った情熱(じょうねつ)
絢爛(けんらん)の宵(よい)に信念(おもい)を馳(は)せて
いざ咲(さ)き誇(ほこ)れ
まぶしく天下(てんか)の花(はな)よ

poison me

Chapter 5

一团火光静悄悄地在黑夜中移动着,那是手持烛台的阿斯米正蹑手蹑脚地在府邸中搜寻罗泽的行踪。他知道这团烛光会暴露他的行踪——但没了它寸步难行,而何况这是座遍布机关和暗道的府邸。
「啊这里!」轻敲墙面的指节一抖,反复地敲打起一个区域,「这部分墙里面是空的——我看看……啊果然!有一条小缝!这是暗门了吧……」阿斯米试着推了推,没有反应。又试着用指甲顺着缝隙划了一圈,什么机关都没有。
「嗯……打不开吗……」阿斯米不甘心地又在周围找了一圈,没能找到任何进门的线索。
「不过听起来里面没什么声音……可能不在这里吧。」阿斯米泄气地撅了撅嘴,「嘛找不到的话再来看看好了。」这么自顾自地说着,阿斯米走向了走廊深处。
「咔嗒」一声,府邸的某处,某位王特意打开了自己卧室的门。

太静了。仿佛这个府邸的主人从这座府邸中消失了一样。
唯独剩下他的卧室没去找了吗……那是阿斯米自认为最不可能的地方,毕竟他在瞒着自己做事。
虽然心存怀疑,脚下行进的方向却还是朝向了那个最不可能的位置。
离门口还有几米,警觉的将军便把烛火全部吹熄,小心翼翼地靠近他的卧室——他感受到了人的气息,一种不堪被人打扰的气息。
……出什么事了。
阿斯米疑虑起来。毫无敌意,毫无戒备之心,是他在这所府邸中从未感受过的气息。
说不清是因为担心还是好奇,他有些急切地拧动把手,进了房间。
那个蓝发的青年蜷在偌大的床的一角,月光落在他身上,微微地闪着光。
在睡觉?做噩梦了?那位蓝之王竟然?
阿斯米小步跑到床边,就着月光观察起来。
因月光而最为闪耀的,是挂在他眼角的一滴泪。
「怎么哭了……」阿斯米有些不知所措,放下了烛台,双手更加不安起来。
「嗯……」阿斯米苦恼地思索起来。总之先像安抚小猫一样摸摸他的背,至少不要让他紧紧抓着床单了吧?阿斯米犹疑着伸手,试图用最轻柔的力度触碰他。
……
还是算了。弄醒他就不好了,连自己为什么在这里都解释不清。阿斯米缩回手,却被猛地抓住。
「……!」
「……别走,再这样待一会儿。」
「诶诶?就这样?啊,好……」阿斯米被迫将胳膊举在半空中,身体与罗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还是弄醒了吗?还是一直就醒着?现在是什么情况?阿斯米想不出个正确答案。之见罗泽一直闭着眼,头越埋越低,埋进了枕头。
然后,从枕头下闷闷地传出一句话:
「我能相信你一次吗。」
阿斯米完全没搞清状况,「诶,什么?相信什么?」
听了着完全不算答案的答案,罗泽就仿佛确信了般,把手中握着的阿斯米的手臂向自己的肩头后方一甩。
「抱我一下。」
阿斯米就这么被罗泽拽着胳膊,被动地抱了一下他,又立刻被甩开了双臂。
罗泽翻向了床的另一边,仰面看着天花板,抬起手臂挡住了眼睛和挂在眼角的泪花。
「哈哈哈……这幅样子竟然被你看见了……」罗泽有气无力地自嘲起来,似乎乏于找回那副冷峻的姿态。「把你杀了算了。」
「喂……!不是说了信任我吗……」
「嗯,开玩笑的。」说这话的人脸上却是难过得要哭了。
「那个……出什么事了吗?」
「我不想说。」
「哦……」
「……」
「……」
长时间的沉默。
「你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阿斯米。」
「是……吗……我自己完全闻不到呢。」
「是淡淡的茶香,有很温暖的感觉,因为你经常在泡茶吧。」
「还不是因为你。不然我身上一定是血腥的味道。」
「那你还是一直留在我身边泡茶吧。明明是个孩子却承担了那么多。」
阿斯米低下头,他想起那本书里写的内容了。
「我父王……怎么样了。」
「死了。来了就被克拉西克杀死了。」
「什么……!」阿斯米怒火中烧,愤然起身。
「我给了你那本书,我知道你今晚要来便留了门,我要让你成为我的棋子。愤怒吧?痛恨吧?想把他亲手杀了吧?我都知道。所以才让碧安卡去接近你的,希望你能助我除掉克拉西克。我利用了你。」
「……」听到罗泽坦言他利用自己,阿斯米的怒气不知怎么就消了一半,又愤愤然地坐下来了。又或许是因为没看出今晚的一切都在罗泽的计划之内的气馁。
「结果我心爱的唯一的妹妹竟为了你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更糟糕的是我好像有点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了。」罗泽将手臂从眼前移开,看向阿斯米。
「我……需要你。」罗泽看着他,眼里有些无助。
阿斯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知道波吉亚这个家族过于冷血过于无情,我以为这是身为波吉亚所应该秉承的特质。但被你拥抱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原来我是这么的渴求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这种欲望如洪水般爆发无法抑制,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是该立刻远离你呢,还是遵从内心的渴求呢。」罗泽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真的在认真地苦恼着。
阿斯米有些释怀地笑了笑。面前的他,也不过是比自己大两岁,刚成年的青年嘛。
他扑上床,紧紧地抱住了罗泽。「可以哦,追求温情有什么不好,你可以相信我。」
被扑上来的阿斯米吓了一跳,罗泽战战兢兢地问,「那你愿意与我一同打败克拉西克?」
「嗯,报杀父之仇的路上就劳您陪伴了。」
「……谢谢你。」罗泽也紧紧地回抱住阿斯米。在他看不见的背后,罗泽轻轻一笑,用唇语补了一句:
「我的王后。」


结果还是写了冰蕉……【咦
爆字病今天也在绝赞运转中 居然把肉又拖了一章我超厉害

……好了我会尽快填的啦

大概是关于花吐病那篇的一些

天哪时隔了一周的暴力复习我终于把花吐病那篇看完了

其实没我想象的虐额OLO

之前看到爷爷吃完点心就扔了一周【】刚刚把后面看完了

反倒是因为p站app的问题每次要去看的时候都会把断刀那里重新看一次……非常喜欢审神者对切国的感情

非常喜欢爷爷无意识站起来又坐下去 鹤丸说他难得这么在意别人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也非常喜欢切国在爷爷赶到的那一刻断裂的场景。

断刀那段真是看了好几次啊——真是好喜欢从审神者像失去了孩子的父母那里一直到爷爷将那幅繁华乱舞的场景印在眼里的一段。非常喜欢。(然而相比虐还是更觉得美)

后面与药研的对话也很喜欢 在后面关于遗忘的问题的思考也很喜欢

最后百合上落下一滴泪也很喜欢

啊前边没说 前边喜欢切国和清光的相处模式 还有他送其他人远征那里 棒

但我果然最喜欢断刀那段诶呀呀呀

不过中心思想还是觉得这文很美但是不觉得虐一定是被痴桑练出来的(闭嘴

又回想了一下断刀那段真的好棒啊我再看一遍(ntm

我要不行了炸了一天都平静不下来【捂嘴

这两个人为什么这么好看歌怎么这么好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这么喜欢他们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失声痛哭

总之这是只小masa 衣服照着tv渣画质截图画的也不知道对不对【】就算看不清他们也好帅好好看好苏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考完再用板子好好画一遍……是说这本子是我用来列剩下这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的计划的啊你看看你又不干正事在那儿摸鱼还想不想考大学了【暴揍


ORIGINAL RESONANCE

歌:聖川真斗、一ノ瀬トキヤ(CV.鈴村健一、宫野真守)
作词・作曲:上松范康(Elements Garden)
编曲:藤間 仁(Elements Garden)

トキヤ:麗(うるわ)しく咲(さ)いた 未来(みらい)色(いろ)のメロディ
真斗:泡沫(うたかた)に舞(ま)う 神秘(しんぴ)の調(しら)べ

真斗:どんな言(こと)の葉(は)で 爱(あい)を彩(いろど)ろうか?
トキヤ:せめて煌(きら)めく 星空(ほしぞら)のように

トキヤ:遥(はる)か広(ひろ)がった
真斗:遥(はる)か鳴(な)り渡(わた)る
トキヤ:優(やさ)しき音色(ねいろ)に
真斗:心(こころ)を乗(の)せて

真斗:場所(ばしょ)は違(ちが)っても
トキヤ:通(つう)じ合(あ)ってる
All:この絆(きずな)

All:紡(つむ)ぎ響(ひび)いた 夢(ゆめ)のカンパネラ
歌(うた)に変(か)わり 天(てん)に輝(かがや)く
真斗:言葉(ことば)じゃ足(た)りない
トキヤ:溢(あふ)れる熱情(ねつじょう)
真斗:声(こえ)を
トキヤ:重(かさ)ね
真斗:風(かぜ)に
トキヤ:なって
All:Fly high

All:世界(せかい)でたった…たった一(ひと)つの
ハーモニーで包(つつ)み守(まも)るよ
トキヤ:誰(だれ)にも負(ま)けやしない
真斗:二人(ふたり)だけの奇跡(きせき)
All:捧(ささ)げたい
Original Resonance

トキヤ:鋭利(えいり)なリズムに呼吸(こきゅ)が混(ま)ざり合(あ)う
真斗:同调(シンクロ)してく未知(みち)な領域(りょういき)

真斗:音楽(おんがく)のドアをノックしたこの手(て)が
トキヤ:靜(しず)かに熱(あつ)く時代(じだい)を変(か)える

トキヤ:儚(はかな)く消(き)えゆく
真斗:黄昏(たそがれ)れ消(き)えゆく
トキヤ:足掻(あが)いた答(こた)えは
真斗:「まだ」と嘲笑(あざわら)う

真斗:でもその先(さき)にある
トキヤ:光(ひかり)の息吹(いぶ)き
All:確(たし)かめたい

All:二人(ふたり)をさらう 夢(ゆめ)のノスタルジー
違(ちが)う時(とき)に生(う)まれ降(お)りでも
真斗:たぶん出逢(であ)ってた
トキヤ:気持(きも)ちは一(ひと)つ
真斗:同(おな)じ
トキヤ:ことを
真斗:胸(むね)に
トキヤ:想(おも)う
All:デジャヴ

All:歩(あゆ)み築(きず)いたこの物語(ものがたり)
偽(いつわ)りは何(なに)一(ひと)つもない
トキヤ:共(とも)に奏(かな)で繋(つな)ぐ
真斗:永遠(とわ)のカンタービレ
All:感(かん)じ合(あ)おう
Original Resonance

All:紡(つむ)ぎ響(ひび)いた 夢(ゆめ)のカンパネラ
歌(うた)に変(か)わり 天(てん)に輝(かがや)く
真斗:言葉(ことば)じゃ足(た)りない
トキヤ:溢(あふ)れる熱情(ねつじょう)
真斗:声(こえ)を
トキヤ:重(かさ)ね
真斗:風(かぜ)に
トキヤ:なって
All:Fly high

All:世界(せかい)でたった…たった一(ひと)つの
ハーモニーで包(つつ)み守(まも)るよ
トキヤ:誰(だれ)にも負(ま)けやしない
真斗:二人(ふたり)だけの奇跡(きせき)
All:捧(ささ)げたい
Original Resonance


有需自取 禁转

花开花落之季【三山】-01-

*刀剑乱舞同人。cp为三山(みかんば)=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広
*cv梗。ツキウタ。架空。设定来自 恋忘れ草 feat.睦月始(鳥海浩輔)&弥生春(前野智昭) 敬称略
*发个开头占梗(要点脸) 本来以为到我写完这篇之前都不会有人把三山和月歌联系起来结果被痴桑抢先了呢【】大纲写完了 高考完就补完整
*文风超怪
*后期R18有 作者17岁(gundan

正文↓





-萍水相逢,不过是两株没有根的可怜水草随波逐流碰到一起罢了-



『——— 一方の心中は。』

暮春时节,天垂雨帘绵绵而下,小店傍山,故微凉。
檐下的丽人,正倚窗独坐。他那沉着一弯月的瞳顺着微掩的窗扇,眺着园中的红花。

「这正是适合杜鹃生长的天气啊。然而这喜雨的花儿尚未吐露花蕊,却已被雨击落了几片花瓣。」这么想着,地上零星的几点红刺痛了他的眼。
雨,真是无情呵。
他移开了眼,不忍再看。似乎刚意识到雨的无情之处般,他瑟缩了一下。
「甚凉,甚凉。」固然口中这样说着,他也只是将自己缩得更紧,没有披件衣服的打算,也似乎放任店中四面窗扉大敞。
他的神态颇为祥和,像是历历了太久时间,一切不安定的情绪都被洗去了似的。
也像是在等着什么,等着什么能扰动他心思的事物出现一样。

身后的门「吱呀——」地应声而开,紧接着湿漉漉的脚步声踏进来,那脚步声的主人显然被雨浇透了。
坐在窗边的他回首相视。果不其然,湿了个从头到脚。纵使这位头披着布,但这布也被打湿了,紧贴着他的发丝,透出些许的金黄。
「哦呀,我这罕有客至的陋店来了位大有来头的客人呢。吾名为三日月宗近,您要留宿于此吗?」
没有起身迎客的意思,三日月依旧坐在那里,轻倾着头,和悦地问着才进门的客人。
那人失言了微顷,才慢慢摇头道,「只是借您檐下避雨一用,劳您费心了。」
「听声音,是位年轻人呢。为何不摘下布,抬起头呢?也免得我一番猜测了。」三日月听上去毫不在意,反而被别的事情提起了兴趣。他轻巧起身,安静地靠近这位客人,伸出手想要掀开那人的布。
「不、不必了——!」这位客人惊慌失措地后退了一步,用力向下扯了扯他的布,水滴顺着布流到他的手上,臂上,最终滑落至地上。
三日月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笑容也因混杂了点点的吃惊而怪异起来。

【等到了。】

「……会受凉的哦?而且看您双腿尽是泥泞,想必赶路赶了很久罢?更何况您身上还有伤,不妨养好伤,安顿一番再上路如何?」他慢慢收回了手,转而抱住自己的大臂,像是刚想起缓解方才在窗边渗入肌理的寒意。
这回换成对方僵住了,三日月从空气中都能读出对方的动摇。
「……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不过我身上没有任何的钱财……」细听起来,后半句竟带上了不少自暴自弃的口吻,但意味却是分明的想留下来。
「哈哈哈,无妨无妨。权当我许你不受苦,你伴我不孤独。」
对方先是一惊,又是犹豫着想争辩什么,最终说出口的还是再平淡不过的一句道谢。
「那我就收下您的好意了。」
三日月显出一副高兴的神色了。
「阁下怎么称呼?」
「山姥切国広。」
「那么山姥切君,请随我到屋内更衣。」说完,他便向山姥切点头致意,飘然向高阁之中走去了。

-TBC-

看起来是不是和恋忘れ草一点关系没有哈哈哈【x
我真的真的高考之前不会写任何东西了【x】要不是为了占梗(……)这个也不会写【ntm

我从審神者手中抢走了山姥切国広

*刀剑乱舞同人 cp为三山(みかんば)=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広
*没写完 其实我卡了一个星期了 但是到高考之前不会再碰了所以把写完的放出来 全写完以后会重新发一遍
*就算这样也想看的话↓

-以下-

「回来了?」忙着安排队中各项事务的审神者在切国迈进本丸的一瞬间像是雷达收到信号了一样立刻探出头来。

「嗯,回来了。」切国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点点头。「去给他买了茶具回来。」切国指了指在他身后的我。

我微笑着看着审神者。

「他还用自己的工资给大家买了团子。」

我微笑着看着审神者。

「哦!多谢!不愧是欧洲刀啊真——什么你有工资!?」

我微笑着看着审神者。

「您不知道吗!?」切国惊讶地瞪大眼睛转向我,「所以你的钱哪儿来的!?」

我微笑着………………咳。

「你们不妨去问一下系统如何?」

下一秒我就看到审神者脑袋上绑了一根写着「抗议!」的布条冲出了本丸。

切国一脸「???」地看着这一切。

「哈哈哈,主上也是一位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呢,极好极好。」

切国依旧一脸「???」地看着——

——审神者跑回来了。

「我先给你们安排好出阵和远征的任务再去抗议。」审神者如是说。

「这回你带着爷爷去桶狭间吧,再顺便带点冷却材回来。最后不管是去拿玉刚还是打boss我都很高兴啦——不过如果爷爷受伤了就回来吧,最近你的任务就是保护爷爷平安无事地长大(划掉)升级。拜托你了。」审神者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给切国套上护腕,甚至撩起了切国的衬衫(为了帮他挂上腿上的护甲),眼睛显然一直盯着切国的人鱼线啊。

这不太好,不太好。

我微微眯起了眼,思考着一会儿审神者帮我穿护甲的时候可以做些什么来无声地抗议。故意把他绊倒?不不不那样恶意太明显了。啊对了,他蹲下帮我系护甲时我装作被他绊倒摔在地上吧!虽然很久没碰瓷技术可能有所下降(审神者:合着你是专业的?),但只要在地上打着滚哭号「主上把我绊倒啦你要赔偿我」并在审神者一脸抱歉和内疚(我想)地表示「你要什么我都会赔偿」的时候快速回答「切国!」就胜利了!还能顺便放出「切国是我对他的特别专有称呼」的宣言,极好极好。(計画通り.jpg)

切国一脸惊恐地看着我,我立刻换上了标准式微笑,双手扶着腰,「哈哈哈,怎么了吗?」

「……」他把脸转向了墙。

诶,不理我了。

嘛没关系没关系!爷爷我的切国抢占计划可是完美无缺的!来吧审神者!

「好了哦山姥。」审神者拍拍切国的大腿,虽然看起来是为了使护甲更平整,但我怎么看都是在吃豆腐。

……快来吧我已经想好哪腿绊哪腿怎么摔了。

「那我就去整理作战计划了,像往常那样其他人的装备交给你了。」审神者这么说完后飘然离开房间。

「是。」切国短促有力地回答,目送着审神者出了房间。

……待って!我的碰瓷大业怎么办!我的切国抢占宣言怎么办!

雪温

*刀剑乱舞同人。乙女向。江雪左文字x女审神者。

*与江雪性格设定基本无关 与外表设定关系大一些

*很短


-以下正文-









「很冷吧。」他静静地走近,驻足在看雪的少女身旁。


少女坐在廊沿,双腿微微地晃动,唇边吐出一团团的白汽。听到江雪的声音,她抬头看向身边那身材修长的如雪一般的男子。


「为了看雪,这还是可以忍受的。」少女知道江雪的性格,对他笑了笑。


「主上,喜欢雪吗。」江雪也静静地跪坐在了少女的身旁,发色几乎融入了雪景。


「喜欢。喜欢雪的安静。」少女有意无意屏住了呼吸,怕是打搅了什么。


江雪静静地笑了。


很静。听得到雪的笑音。


突然,少女猛地低头,挥动的马尾扰得雪花四处翻飞。


她看向了自己被握住的手。


「手指尖都被冻红了。」江雪纤长雪白的手指轻轻握住少女的指尖。


江雪的指尖也很凉,凉得像雪。但是又不同于雪。是雪化在手里的那种温凉水润的感觉。


少女惊讶地稍稍睁大了眼睛。


不由自主地,她轻扣指尖,最小幅度地回握了江雪的手。


「啊,抱歉。我的手也很凉吧。」看到审神者的举动,江雪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一样,有些抱歉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诶……」少女的神色分明有一点失落了,她的手还停留在江雪的方向。


但这时,江雪牵起了少女的手,将那特属于花季女孩的白白净净的手叠上了自己的心窝。


「这样,我能否些许地温暖到您呢。」


江雪浅浅地冲女孩笑,浅得像一涡雪化成的水。


纵使手背被江雪那带些冰冷潮气的手覆盖,但少女切切实实地感到指肚那里,贴着面前男子的胸膛的地方,愈发地烫起来了。


像是碰到太冷的物体是反而会感到烫一样。


少女觉得她的指尖都要烧起来了,火焰燎得她的脸也好烫好烫。


她突然好不自在。不论是脖子的角度,腿的位置,肩膀的高低,一切一切都那么不舒服。她挣扎着小小地调整着姿势,只是不忍贴紧江雪的手影响了他。


「主上?您哪里不舒服吗?」手被他轻轻握紧,少女完全不敢抬头了。


江雪就连担心的语句也轻柔得像雪一样。不急不躁,如同天上飘下的雪花,和光同尘,只是静静地等着少女的回复。


雪花飘落虽无声,少女的内心却是怦然不止。


「离我……再近一点。」少女终是挤出了这几个字。


江雪似乎是小小的吃了一惊,天上的雪也飘得不安定起来。


少女红着脸埋着头,几乎就要禁闭上双眼了。


直到她被人搂住,被揽进一个强有力的臂弯中。


「那么,失礼了。」坐着也比少女高大不少的江雪倾下头,眼睛绕过那瀑布般的长发看着她。


江雪的眼睛里化了雪,闪着冰晶的光芒。


少女又低下头去了,紧紧地盯着江雪那墨色的缀着雪的袴。


他的手很凉,他的发很凉,他的身体很凉。


但少女头一次感受到,雪有着这么温暖的热度啊。


-END-



没头没尾的一段:3 最近乙女心爆棚所以完善了一下以前的乙女脑洞:3

单纯就是想牵一下江雪的手。不需要紧紧相握,不需要十指相扣,只要轻轻地搭上指尖就够。

但不知道为什么补成这个样子了【捂脸

江雪超苏啊o<------------<


希望没有太ooc【鞠躬